欢迎访问新月谈历史!微信公众号:xytls

裁缝也疯狂

时间:2019-04-16 20:30:04编辑:匿名

裁缝也疯狂

在裁缝这一行一直有一个传说,不知哪朝哪代,有一位裁缝大师留下了一部奇书,叫《神尺经》,那书里记载了裁制衣裳的种种奇异门道,这些门道中,最神奇的当属“眼尺”。什么是眼尺?就是用眼睛丈量身高、肩宽、腰围的尺寸,一双眼睛,就像尺子一样。据说,有眼尺能力的人,除了做衣服,还有更多的功能,今儿个就讲一个关于眼尺的故事。

清朝雍正年间,扬州府东关街口新开了一爿小小的裁缝铺,名叫“修身”。“修身”裁缝铺所裁制的衣裳,款式新潮多样,而且价格低廉,深得当地百姓的喜爱,因此,店面虽小,却客流如织。

俗话说,树大招风风撼树,人为名高名丧人。这一天早上,“修身”裁缝铺的伙计刚刚打开店门做生意,忽然听到街上“轰隆隆”的一阵响,转眼间七八个壮汉就来到了门外,吓得伙计扔下门板就溜,跑进后堂找老板去了。

没过一会儿,裁缝铺的老板张则仁匆匆赶了出来,一看这伙人中领头的,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领头的是扬州府有名的“小武松”铁子疾,说起这铁子疾,扬州府是妇孺皆知。铁子疾这人,其实算得上是个好人,碰到灾荒之年,他经常施粥放粮,接济穷人,只是这铁子疾有一点不好,平时争强好胜,最喜欢和别人比试,有时还会弄些馊主意、恶作剧戏弄旁人。

张则仁心中暗暗叫苦,他知道铁子疾家境殷实,开了好几家铺子,其中就有一家是裁缝铺,这次说不定又要来比试什么了。果然,铁子疾见了张则仁,笑嘻嘻地一拱手,说:“听说张掌柜技艺精湛,什么人的衣服都能做,所以今日我就带了个人来,您帮忙给做身衣裳……”说罢,他一拍手,几个家丁立刻从外面用绳子牵进一个女人来,这女人的手被绳子系着,她刚一站定,立刻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异味,家丁们立刻捂着鼻子,躲得远远的。

张则仁一看,不由眉头一皱:这个女人裹得像个粽子一般,连头都用布条给缠起来了,只露出了鼻子和一双眼睛;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,这个女人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长满了红红的小疙瘩,十个手指也残缺不全,而且怪异地扭曲着。忽然,张则仁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慌忙用手捂着口鼻,连连后退,指着那女人,一脸惊惧地说:“她、她……”

“不错,她是个麻风病人!”铁子疾笑嘻嘻地说着,“您看她一身破衣烂衫的,多寒碜哪!我有心给她做套新衣裳,可我铺子里的裁缝没什么本事,都不敢给她量体裁衣。听说张掌柜艺高人胆大,我们就赶紧来这儿麻烦您了!”

“修身”店铺的门口,原本就已站了很多看热闹的街坊,此刻听说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“麻风病人”,顿时骚动起来,“哗”的一声全都跑得远远的,但并没有走开,而是在远处观望。他们都知道,今天的戏热闹了,因为裁缝做衣裳,首先要丈量尺寸,不近身怎么行呢?可眼前这女人生的是麻风病,一近身就会传染啊,大家不由为张则仁捏了一把汗……

张则仁看着洋洋得意的铁子疾,皱着眉头说:“铁老板,这、这玩笑可开不得呀!”

“张掌柜说的这是什么话?我确实是有心来求助啊,要是您做成了,我拜您为师;要是您做不成,就拜我为师,怎么样?”铁子疾依旧笑嘻嘻的,不紧不慢地说着。

一听这话,张则仁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,他看了看那麻风病人,又看了看围在门口看热闹的街坊,一咬牙就打算认输了,可拜铁子疾为师,这“修身”店铺的招牌算是砸了!就在这时,从裁缝铺里走出一个面貌清秀的小伙子,他一把扶住就要下跪的张则仁,不卑不亢地说:“这活儿我们接!”

裁缝也疯狂(2)

“你怎么尽捣乱啊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!”张则仁急得直跺脚,说完,他又朝着铁子疾连连赔笑,“铁老板,这是小店新来的裁缝师傅吴有才,他年纪小,不懂事,您别跟他一般计较。”

吴有才却一把拦住张则仁,说:“承蒙张掌柜收留,我才不至流落街头,现在店里有难,我怎能袖手旁观?您放心,我应付得了!”

铁子疾听了,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好,吴师傅就开始量体裁衣吧!”

“不用了,我看一眼就行。”吴有才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全都傻了,什么,看一眼就能知道这女人的肩宽、袖长、腰围?就能给她裁衣了?众人正在发呆,只见吴有才不顾旁人惊讶的眼神,自顾自地绕着那麻风病人走了一圈,一边走一边微微点头,似乎在默默记着什么。半盏茶的工夫,吴有才便对着铁子疾和张则仁一拱手,说:“两位稍待片刻。”说完,他转身去了里间。

铁子疾惊得瞪大了眼睛,再看张则仁,也是一脸茫然,看样子张则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一炷香的工夫,吴有才便拿着一件蓝色长衣走了出来,递给那麻风病人,说:“你穿上试试。”那麻风病人接过衣服,往身上一穿,不大不小,不长不短,正好合适。这时,围观的街坊缓过神来了,纷纷吆喝,叫起好来。

铁子疾没想到这小小的裁缝铺里居然有这等高人,只得不情愿地掏出钱来扔在柜台上,算是做衣服的费用,然后朝着张则仁等人一拱手,说:“佩服佩服,我认输了!”说罢,他带着随从灰溜溜地走了。

等铁子疾走远了,张则仁才缓过神来,他捏了一把冷汗,急匆匆地将吴有才带到里间,问:“你刚刚用的是不是眼尺?”

吴有才老老实实地说:“不敢欺瞒掌柜的,这正是眼尺,是我流落江南的时候,一个老乞丐传授给我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,没想到传说中的眼尺居然是真的!”张则仁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,喃喃自语,“这次多亏了你,不然我们裁缝铺的脸可就丢大了,只是那铁子疾这次吃了亏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你还是赶紧离开吧。”

吴有才闻言一惊,连忙说:“张掌柜对我有收留之恩,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危而置大家于不顾?掌柜的,您别劝了,我是不会走的!”

张则仁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就小心些吧。”

“修身”裁缝铺里暗藏高人的消息一经传出,店铺的生意就更加火爆了,你想,古往今来,历来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,因此一些豪门富户的大家闺秀想要做身合适的衣裳是难上加难,现在听说吴有才会眼尺的绝活,眼睛一瞄,不用手摸,尺寸就有了,于是纷纷派人来接吴有才上门裁衣。

生意越来越红火,张则仁开心得整天合不拢嘴。这一天,有人上门了,张则仁一看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,原来那铁子疾又来了,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精神矍铄的白胡子老者。

铁子疾笑嘻嘻地说:“张掌柜别来无恙?这次我不是来为难你的,而是来给你介绍生意的。这是我远房的叔父,他听说吴师傅会眼尺,就让我带他来开开眼界。”

张则仁闻言,只得将吴有才唤了出来。

吴有才看了白胡子老者两眼,说:“不知老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布料?”

白胡子老者摸着胡须,笑呵呵地说:“吴师傅看着办吧。”

吴有才点了点头,随后就绕着白胡子老者走了一圈,走完以后,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铁子疾见状,连忙说:“吴师傅不用着急,衣服我明后天来取都可以。”

“不用,铁老板稍等,不过这位老先生年纪大了,还是先回去休息吧。”说罢,他也不和张则仁商量,便急匆匆地往里间去了。张则仁一看,只好先派人将白胡子老者送了回去,然后将铁子疾带进客厅,陪着喝茶,等吴有才做衣。

裁缝也疯狂(3)

过了两三个时辰,吴有才才一脸疲惫地走了出来,说:“衣服都摆在外面了。”

铁子疾大喜,连忙跑了出去,没过一会儿,立刻传来了铁子疾惊天霹铁般的怒吼声:“好你个吴有才,看看你做的是什么!”

张则仁连忙跑出去,一看,只见柜台上摆着五件杏张色上衣,三件裙裤,而且清一色都是汉服,他不由大吃一惊:吴有才做的居然是“五领三腰”一整套的寿衣,也就是死人用的丧服!

原来,清军自入关之后,便颁布了剃发易服令,汉人据理力争,最后有人向清政府提出“生变死不变”的要求,那就是活着的时候穿清朝的衣服,死时穿汉族的传统服装。清政府见民意如此,只好答应下来,于是汉服便成了死人的寿衣。现如今,吴有才做了“五领三腰”的寿衣给铁子疾的叔父,这不明摆着咒人死吗?

看着这一大摞的寿衣,铁子疾气得脖子上青筋直暴,他冲上前去,一把扭住张则仁的衣领,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张则仁吓得连连拱手:“铁老板,误会、误会啊,这衣服肯定是拿错了,是我们做给别人的寿衣!”

“没有拿错。”吴有才这时也出来了,对铁子疾说,“这些衣服,那位老先生今晚就用得着。”

铁子疾气极了,一把甩开张则仁,走到吴有才面前,狠狠地瞪着他看了又看,欲发作,又竭力忍着,好一会儿才说:“我只知道你会眼尺,没想到你也会算命啊!好,我就给你一个晚上时间,等明天早上我再过来拆你们的店铺!”说罢,他也不拿衣服了,气呼呼地甩门而出……

看着铁子疾怒气冲冲地走了,张则仁急得团团转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这可怎么办呀?那老先生不是好好的吗,你怎么这么糊涂呢?”

“掌柜的,您放心,晚上他们还会来的。”吴有才说完,转身回房休息去了,只剩下张则仁一个人对着那堆寿衣唉声叹气、哭笑不得。

这一个晚上,张则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好不容易迷糊了一会儿,就听见大门被人敲得山响,他心里一沉,坏了,铁子疾来砸店了!

张则仁急忙将所有人都叫上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,准备奋力反抗。片刻后,大门打开了,可张则仁一看,傻眼了,门外的一群人全都穿着孝服,为首的正是铁子疾,他哭哭啼啼地走上前来,拉着张则仁的手,说是他叔父昨晚已经去世了,连夜赶来,是打算取走那些寿衣。

送走铁子疾等人后,张则仁觉得这事儿太不可思议了,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说死就死了?吴有才微微一笑,说:“这其实没什么难的,眼尺并非只是看一个人的身材尺寸,还要观其颜,闻其味,听其声,辨其息,方能作出准确判断。我之所以让老先生先行回去,是不想让他看见寿衣之后气急攻心。尽管如此,那老先生也熬不过昨晚,因为他的太阳穴两旁经络凸起,并且呈紫黑色,显然是经络阻塞已久,一旦破裂,积血冲脑,神仙也难救啊!”

张则仁听了,惊叹不已。

这事儿传得好快,“修身”裁缝铺里那位会眼尺的高人,不仅能裁衣,还会“看相”,说是今晚死,绝熬不过天亮……一传十,十传百,竟然传到了扬州知府大人的耳朵里。知府大人立刻差人将张则仁和吴有才请来府上,一来是想裁制一套新衣,二来也顺便见识一下眼尺的神奇之处。

张则仁得到消息后,开心得不得了,连忙带上吴有才来到知府的官邸。到了府上,吴有才绕着知府大人转了一圈,然后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:“小人斗胆问大人一个问题,大人为官几年了?”

知府大人愣了一下,好奇地问:“这个问题跟做衣服有关吗?”

“没有,没有,我只是随口一问。”

裁缝也疯狂(4)

知府大人笑了起来,说:“承蒙皇恩浩荡,本官刚刚上任一年有余。”

吴有才微微点头,拱手说道:“大人,小人已经丈量完毕,即刻回店为大人裁制衣裳。”

在回去的路上,张则仁感到百思不得其解,问:“你问大人为官几年却是为何?怕不是真的仅为闲聊而已吧?”

吴有才一笑,说:“自然是有用处的。”说完这句,他却不肯再说了。张则仁虽然被撩拨得心头痒痒,却也不好一个劲地追问。

回到店铺后,吴有才就动手为知府大人裁制起衣裳来,只见剪刀翻飞,针线曼舞,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,衣服就做好了。

张则仁拿过衣服,一看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,倒不是因为吴有才的裁剪功夫,而是他做出来的衣服,衣襟居然是前长后短!张则仁也算得上是个老裁缝了,他知道一般人的衣服前后衣襟基本上都是一样长短的,若是碰上驼背,则是前短后长,而这种前长后短的衣服,恐怕只有怀孕的女人才适合穿了。

张则仁刚想发问,吴有才却拦住了他,说:“掌柜的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张则仁和吴有才便带着做好的衣裳,送到了知府府上。知府大人听说衣服做好了,非常开心,当即决定试穿一下。

张则仁心惊胆颤地将那件衣服拿了出来,脸上都开始冒汗了,他看了一眼边上的吴有才,吴有才倒是气定神闲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知府大人穿上新衣后,半天没说话,对着镜子看了好长一会儿,这才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说:“还是吴师傅的手艺好,这一年来,我可没穿过这么合身的衣服啊!”听到这里,张则仁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在回去的路上,张则仁又问:“现在你该告诉我答案了吧?”

吴有才笑着说:“说起来其实也不难。为官者,刚刚上任的时候,难免志气高昂,走路时就会挺胸凸肚,所以,缝制衣服的时候就要前长后短;如果为官者已经有了一定年限,那个时候,他已经心气平和,裁制的衣服就要前后一般长短;如果做官已经很久了,那时候他就要退下来了,则内心忧郁不振,走路时就会低头弯腰,裁制的衣服就应该前短后长。所以,如果我不问清楚知府大人做官的时间长短,怎么能裁出称心合体的衣服来呢?”

张则仁闻言,恍然大悟,说:“眼尺果然非同凡响,不仅能一眼定生死,还能看透人世百态啊!”

然而,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,几天之后,一群官兵忽然把“修身”裁缝铺团团围住,将吴有才给带走了。

三天后,张则仁花钱买通了监牢的狱头,这才得以进去探望。

关押吴有才的是一间单人监舍,张则仁进了牢房,见吴有才遍体鳞伤,张则仁满脸悔色,说:“都怪我贪杯误事,口没遮拦,将你那天说的做官和做衣的话讲给了别人听,没想到这话居然传到了知府大人的耳朵里,这才把你给害了……”

吴有才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:“不怪你,只怪我自己说话太直率了。”

张则仁看了看监舍外面,见没人注意,就小声地说:“听说知府大人抓你进来是另有所图,他是想从你手里拿到那本《神尺经》!”

“《神尺经》?我没有这东西啊!”

“都这时候了,你还瞒我?”张则仁说,“木匠有《木经》,郎中有《医经》,咱们做裁缝的当然也有《神尺经》。咱们的祖师爷张帝当年曾教百姓用骨针穿麻线,缝树叶和兽皮做衣裳,让百姓不至于衣不蔽体,这些制衣秘术都在《神尺经》里,传说这里面就记载着眼尺。现在知府大人知道你有《神尺经》这个宝贝,怎么可能会放过你?”

吴有才听了,摇了摇头,说:“《神尺经》这事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我怎么敢欺瞒掌柜的?”

裁缝也疯狂(5)

张则仁听罢,叹了一口气:“我原本想用这书向知府大人求情,救你一命,既然你说没有,那我也救不了你啦……”说完,他一脸无奈,唉声叹气地离开了牢房。

一个月后,吴有才终于被放了出来,那个时候,他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,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站在牢房外接他的不是张则仁,而是铁子疾……

看到吴有才吃惊的样子,铁子疾笑嘻嘻地说:“吴师傅终于出来了,走走走,回我家去静养几日!”说罢,铁子疾也不等吴有才点头,命人将他抬回了家里。

吴有才毕竟是年纪轻,身体也算壮实,调养几天后便能下地走路了。这一天,铁子疾来看他时,吴有才便开门见山地说:“铁老板怕也是为了《神尺经》来的吧?只可惜我也是不久前才听说有这本书的,我并没有见过,只怕要让你失望了!”

“我想要《神尺经》?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铁子疾脸色微变,朗声说道,“我铁某虽然不是君子,但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、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,怎么可能为了一本书害你呢?再说了,上次比试我输给了你,说好了要拜你为师的,虽然我嘴上没叫,可心里早将你当成我的师父了,而且,上次我叔父的事情,我还没报答你呢。这次我把你从牢房里救出来,就是为了报答你的大恩!”

“原来如此,是我错怪铁老板了。”吴有才作了一揖,“现在我的伤已经好了,该回裁缝铺了,我家掌柜的估计还在为我的事烦恼呢。”

“你说张则仁?哈哈,那老家伙心眼坏透了,他不敢见人,早已经逃走了!”铁子疾说,前一段日子,他听说吴有才被知府衙门抓了,想到吴有才对自己有恩,便前去寻找张则仁,商量救人一事。谁知张则仁却支支吾吾,顾左右而言他,显然是不想救人。铁子疾一怒之下,拂袖而去。后来,他派人暗中跟踪张则仁,结果发现吴有才被抓实际上是张则仁搞的鬼,那天,吴有才说了做官和做衣那番话,张则仁就添油加醋地说给了知府听,知府一怒之下就将吴有才抓了起来,而张则仁就想趁此机会从吴有才的手中骗取《神尺经》。后来,铁子疾上下打点,想方设法将吴有才从牢狱中解救出来。那张则仁闻讯,恐有不测,而且也无颜和吴有才见面,竟然变卖了店铺,一夜之间远走高飞了。

吴有才一把抓住铁子疾的手,颤抖着声音问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!”铁子疾拍着胸脯说,“我铁某是真小人,可那也比张则仁这个伪君子好得多啊,我再怎么着,也不会陷害自己的师父和恩人的!”

吴有才跌跌撞撞地跑到东关街口一看,那块“修身”裁缝铺的匾额早已不见了,现在成了一家臭豆腐店!刹那间,吴有才只觉得胸口一阵抽搐,眼前一黑,“噗”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……他明白过来了,张则仁当初见识了自己的眼尺绝技后,就已经心生邪念了,他哀叹道:“眼尺,眼尺,你虽然能看透世间百态,也能看透生死,可为什么偏偏看不透人心呢?既然看不透人心,我要这双眼又有何用?”说罢,吴有才忽然抬起手来,竖起两只手指,猛地朝双眼戳去……紧随而来的铁子疾见状,慌忙上前阻拦,但为时已晚,吴有才的一双眼睛已经废掉了……

三年之后,扬州寒山寺里,一位法号“了因”的和尚正在佛堂诵经礼佛,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了因和尚听到声响,说:“铁施主,这么早赶来本寺有何贵干?”

铁子疾“哈哈”大笑,朗声说道:“有才师傅……啊,不,了因大师修为精进啊,居然一听就听出我来了!”说罢,他让人将带来的礼物放下,然后又说:“我打探了这么多年,终于知道张则仁的消息了。这老东西,也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了一本书,说是《神尺经》。拿到书以后,他就兴高采烈地求人将书献给当今皇上,想要借此飞张腾达,谁料想这书还没送到皇上的手中,张则仁就被拖出去砍了脑袋。据说,这本《神尺经》原本就是皇家之物,深得太后的喜爱,后来不知被谁偷了,皇上暴怒之下,就命人严查。那些当官的正愁找不到替死鬼,没想到张则仁自己就送上门来了……”

了因和尚听后,喃喃自语道:“人心叵测,世事多变,不求善因,只求善果,害人终害己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