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新月谈历史!微信公众号:xytls

黑狼传奇

时间:2019-04-16 20:30:57编辑:匿名

黑狼传奇

杨柏林是山东日照县杨家村一个普通村民。1936年,他二十多岁,年轻力壮。这一年初秋时节,他和父亲一起到文山前的一块地里割穆子。糁子的果实有点像谷子,只是外面的壳比谷子光亮。杨柏林为了让年老的父亲少出点力,自己就埋头挥舞锋利的镰刀拼命地干,不一会,就把父亲远远地拉在了身后。杨柏林割到地中央的时候,忽然发现那里的糁子倒了一大片,他停了下来,看到地中央还有一个大洞,就好奇地探头朝洞里看,洞里黑乎乎的,啥也看不见,突然听见里边传来吱吱的叫声。杨柏林赶紧喊道: “爹,快来看,洞里有个什么东西?”

杨父急忙来到儿子的跟前,用镰刀拨开洞口的杂草,一个毛茸茸、黑乎乎的,类似小狗的小动物吱吱地叫着爬了出来。杨柏林喜出望外,连忙抱起它说: “正巧咱家大花狗刚死了,咱就养着它看门护院吧!”杨父接过那只小动物,仔细看了一会,摇头说: “这不是小狗,是狼崽子。”杨柏林爱怜地看着它,很不舍地说: “我怎么看都觉得它是狗崽啊,你看这眼睛、这鼻子跟狗崽都是一样的,咱就养着吧!”杨父还是摇摇头说:“狼这家伙特别护犊子,可不好惹。记得日照城里以前有一个姓王的有钱人,在文山游玩时,遇到了一窝狼崽子,他二话不说,就把狼崽子给摔死了。过了三年,他有几个朋友从外地来,由于久慕文山优美的风景,就让姓王的带着他们到文山玩。他们贪恋文山的风景,竟忘了时间,直到天色很晚才向山下走去。半路上,几个人被一对大狼拦住了去路,他们吓得狂奔而逃,但那对大狼只对姓王的穷追不舍,直到将他扑倒咬死才罢休。原来那姓王的摔死小狼崽后,留下了身上的气味,狼崽的父母牢牢记住了,虽然时隔三年,一直都没有忘记复仇。”

杨柏林听完,浑身一激灵,才恋恋不舍地将小狼崽放回狼窝。

杨柏林和他爹用最快的速度割完了糁子,然后把穆子装上车,就赶紧推着穆子回家了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,杨柏林都还惦记着那只小狼崽,它找到它的母亲了吗?它还活着吗?

这天,杨柏林干完活后拿上一把镰刀,约上好友大壮去穆子地里看狼崽。杨柏林走在前面,大壮扛着一把铁锹紧随其后,不一会儿,二人来到穆子地,还没走到狼窝,大老远就停住了,他们看到一头母狼直挺挺地躺在那儿,死了。二人快步走上前去一看,那只毛茸茸的小狼崽正吱吱地在母狼肚子上乱拱。大壮说: “这母狼看起来是病死了,母狼死了,狼崽肯定得死。不如一铁锹将它铲死得了。”杨柏林说: “那可不行,它也是一条命啊,抱回去我把它养大。”大壮说: “有养猫养狗的,哪儿有养狼的?老人们说过,狼是最没有良心的动物,你把它养大了,它反过来会把你吃掉, ‘狼心狗肺’就是这么叫出来的!”杨柏林说: “哪儿能啊,老人们还说草木无情呢,可是我们种的粮食最初不也是草吗?盖房子不都要用木头吗?没有它们,咱们活不了!”

杨柏林把狼崽抱回家后,喂它啥,它都不吃。杨父说: “快扔了吧,养个白眼儿狼肯定不是什么好事!”杨柏林的娘吃斋念佛,说: “别扔了,好歹是条命,不如让他三叔家的大黄狗奶着得了。”杨柏林三叔家的那只大黄狗五六十斤,刚刚生了一只狗崽。杨柏林听了娘的话,高高兴兴地抱着狼崽去了三叔家。

三叔看见杨柏林抱着只狼崽来,忙说: “你小子弄个狼崽干啥?快扔得远远的。”杨柏林说: “三叔,我想让大黄狗给它当妈妈。”三叔说: “净瞎扯,哪有让母狗奶一只狼崽的?”杨柏林平时就爱摆弄大黄狗,他一边抚摸大黄狗的头,一边把狼崽放在母狗的乳头上,那只狼崽竟拼命地吃起狗奶,大黄狗性格温顺,也没有拒绝狼崽,没过几天,大黄狗就把狼崽当成了它自己的孩子了。因为小狼崽通身黑色,杨柏林就给它起了一个名字,叫小黑。

小黑在大黄狗的哺乳下长得很壮实。断奶后,杨柏林经常拿些青蛙、蚂蚱喂它,它也经常独自去野地,捕捉一些兔子、老鼠之类的充饥,倒也没饿着肚子。慢慢地,小黑长成了大黑,个子不亚于一头小牛犊,顶着一身油黑发亮的毛发,威风极了。村里最年长的杨四爷说: “看这狼崽子的派头,要是放回山中,是个做狼王的料!”

黑狼传奇(2)

有一天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杨柏林一家在三月三这天去亲戚家串门,回来后一打开大门,就惊得目瞪口呆,家里养的鸡鸭全被小黑咬死了!这对杨家来说,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,那血腥的场面更叫人毛骨悚然。杨柏林一气之下,拿起一根棍子就追打小黑。小黑东躲西藏的,还是挨了好几下。俗话说:狗急跳墙,小黑被打急了,竟然一蹦老高,扑向杨柏林,那血红的大口和恐怖的眼神叫人胆战心惊。杨柏林被吓得脸青唇白,小黑一下子越过杨柏林,跳出了矮矮的围墙,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。

1938年5月12日,杨柏林的爹去赶南湖集,这一去竟然成了和家人的诀别。那些号称要搞什么“大东亚共荣圈”的日本人驾着飞机轰炸了南湖集,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,集上的人乱成了一团,四散而逃,被炸死、踩死的就有三四百人。杨柏林在集上找到了爹被炸烂的衣物和残缺的肢体,流着泪将爹埋葬了。第二天,杨柏林给娘磕了三个响头,就上甲子山参加了抗日游击队。

1943年的8月15日,已是侦察排长的杨柏林和战士张茂堂、李兆芝奉命到石臼港侦察敌情。他们去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,可在返回的路上,遭遇到了十个鬼子。经过一番惨烈的战斗,张茂堂和李兆芝当场牺牲了,杨柏林的胳膊也受了伤,他对周边的地形很熟悉,就一头钻进了青纱帐,狠劲往甲子山方向跑。跑到日照城西的一大片玉米地后,杨柏林再也跑不动了,他大口喘着气,在玉米地里坐下来,看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胳膊,黏糊糊的满是鲜血。

天色已晚,外边的情形又不得而知,杨柏林决定在玉米地里躲一夜,明日再作打算。他望着天上惨白的月光,想起牺牲的两个战友,心里难过极了。就在伤感之时,他忽然觉得背后冷飕飕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。他的汗毛顿时一根一根地竖了起来,头皮也开始发麻。杨柏林回头一看,可把他吓坏了。七八头大狼把他圈了起来,眼里冒着绿光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杨柏林知道,狼是闻着他胳膊上的血腥味儿来的,他想,这下完了,今夜非葬身狼腹不可。

杨柏林已做好了必死的打算,然而狼群并没有立即对他发动攻击,一只个头很大的黑狼围着他转了两圈,还用鼻子使劲地嗅着他。杨柏林突然觉得这家伙有点眼熟,再仔细一看,这不正是当初自己养大的那只狼崽小黑吗?看着它那双放着寒光的眼睛,杨柏林叹道: “日本鬼子要杀我,你要吃我,你们都是丧尽天良的畜生。”就在这时,一路追赶的日本鬼子发现了杨柏林的踪迹,由于天色已黑,他们不敢擅自闯进玉米地,就在外边叽里咕噜地喊着什么,估计就是“缴枪不杀”之类的话。杨柏林的子弹早打完了,此时匣枪只能是件摆设,心里说: “这下完了,连与鬼子同归于尽的本钱都没有了!”

正在这时,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,小黑突然发出“呜”的一声长啸,带着狼群掉转身子,径直向玉米地外的日本鬼子冲去。日本鬼子没想到会遇上狼群,慌乱地举枪就朝狼群射击,好几只狼中弹倒了下去,剩下的几只依旧疯狂地扑过去。鬼子们一看这不要命的架势,哪里还敢恋战,急忙掉头四散而逃,但两条腿的禽兽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野狼,狼群很快就追上了鬼子,狠命地撕咬他们的脖子、胳膊、大腿……鬼子兵发出一声声惨叫,血腥味儿一下子弥漫开来,好几个鬼子倒下了,剩下的几个屁滚尿流地向日照县城逃去。

一场激烈的战斗结束后,几只狼大快朵颐地享受着战利品。而小黑却转头朝杨柏林跑过来,还没等它跑到杨柏林的身边,摇晃一下就倒了下去。杨柏林不知出了啥事,赶紧过去抱住小黑,却见它胸前鲜血淋漓,原来它刚才挨了鬼子一枪。杨柏林心疼地把小黑抱在怀中,热泪盈眶地说: “小黑,我误会你了,我误会你了……”

全国解放之后,在战争中因伤致残的杨柏林复员回到老家日照县,他出钱请人在小黑的殉难处竖起了一块高高大大的石碑,上面写了一行字:兄弟小黑之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