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新月谈历史!微信公众号:xytls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

时间:2019-04-16 20:31:00编辑:匿名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

在巴蜀地区,有一种长像酷似人类拥有人类的智慧的精怪,当地人称为山魅。传说山魅最喜欢吃人脑,吃了人脑的山魅就能开口说人语。但是胆小,不敢深入人烟之所,只敢在深夜缠住在山路上行走的活人,将其缠至精疲力尽、无力反抗后,山魅就开颅吃脑。

那年,我就遇到了山魅。

我在大学里面加入了一个专门在野外旅行的社团,在大二暑假的时候,和社团里面的几个驴友一同结伴前往九寨沟。当然,我们不会去那些游人如织的地方,而是专门去深山老林。晚上就入驻民居旅社。

这天,我们到了九寨沟深山里面一个名叫“义马村”的地方,当地因为经常有游客前来,所以是有民居旅社的。开设民居旅社的那户人家是一位老奶奶,她看到我们要进山游玩,就告诫我们:“小伙子、姑娘们,你们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来!山中有山魅成精怪,会用种种手段来引诱活人去它的巢穴。一旦被山魅逮住,那下场就是被开颅吃活脑。”

我们不以为然,权当是民俗传说罢了。进山以后我们游山玩水,九寨沟的风景真不是吹的,尤其是人烟稀少的原始森林,比那些开发成景点的场所要美丽十倍。我们一时兴起,时间玩过头,没有注意到太阳不知不觉中悄悄地落山了,我们这才出山。

作为老驴友,我们的准备相当充分,每人都带着照明用的手电筒,手上拿着既可防身又可攀爬的登山杖。我们一行五个人--三男两女,由大虎带队,老妖断后,岭岭和文竹两位美女居中,考虑到断后比较危险,因此我排在两位美女之后,老妖之前。

我们回去的时候,开始天还蒙蒙亮着一丝残光,沿途尽是高大的乔木和矮小的灌木,能够行走的只有一条不知道被什么人踩出来的山路,很多地方连山路也没有,只能在山林里面攀爬。进来的时候,我们在路上都做好了记号,但奇怪的是现在那些记号统统都不见了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能拿着指南针判明方向,一直往义马村那边前进。从之前进山的速度来看,估计八点多的时候就能够赶到义马村。

很快乌云满天,天色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只有偶尔冒出来的绿色光点,也不知道是野兽眼珠还是萤火虫。走了很长时间,我们一直没有出山。我看看夜光手表,竟然已经九点多了,比原来预计要拖延了近一个小时。

“我们迷路了吗?大虎,你是怎么带路的?”走在最后的老妖责问带队的大虎。

大虎停了下来,天黑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是想必不太好看。他顿了顿,把手电筒往地上照了一下,说道:“刚才我就在奇怪,这边的山路我们之前就似乎走过,现在终于确定了,我们遇到了鬼打墙!”

鬼打墙,迷信的说法是有鬼迷住了人的眼睛,所以一直在一个地方打转转,始终出不去。不过我们这些大学生根本不信这些玩意儿,再加上野外跑得多了,对于遭遇鬼打墙也有了相当的经验。其实就是在黑暗的环境下,由于人们的眼睛缺乏参照物,辨别不清方向,凭着直觉前进,所以一直在一个地方转悠。

我思考了一下追问道:“你没有发现指南针有问题吗?”

大虎说道:“我一直照着指南针的方向前进,但是我就奇怪,怎么会迷路呢?”

这时岭岭说道:“你们不要指责大虎,我也在不停地校准方向,但是很奇怪,明明顺着正确的方向走,怎么又折回来了?”

岭岭是跟在大虎之后的人,作为第二棒,她还有协助带队的责任。因为人始终不可能完全可靠,受到精神、体力等种种因素的影响,会无法正确地指引方向。排在带队之后的人,就必须负起责任,不停地校准方向,将我们安全地带出去。我了解岭岭,她也是一头“老驴”了,既然连岭岭也搞不清楚情况,就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意外出现了。

走了大半夜,我们都累得吃不消了,所以就有人提议先停下来休息一下,商量对策。我们放下行囊,坐在山路上,拿出干粮和水,补充消耗的体力。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(2)

岭岭提出了她的看法,会不会是指南针受到了干扰。指南针是靠地球磁场来指示方向,很容易被铁矿等干扰。众人否定了她的看法,如果指南针受到干扰,那么我们进山的时候就应该开始绕圈子,而不是现在才出现问题。

文竹好奇地问大虎:“大虎,既然指南针没有问题,你刚才怎么知道我们在打转转?”

文竹是头“嫩驴”,这是第一次跟我们外出。她很能吃苦,不过经验毕竟少了点。我们几头“老驴”一起哈哈大笑起来,大虎用手电筒指指脚下,文竹视线移过去一看,顿时明白了。原来前面的山路有不少登山杖和鞋子留下的痕迹。这些山路我们还没有走过,却留下了登山杖和鞋子的痕迹,说明是我们在绕圈子,又绕了回来。

刚才大虎用手电筒指示给文竹看路面情况的时候,我也本能地瞅了一眼,心里头忽然一震,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劲,但是又一时想不到是什么。

休息完毕,我们继续出发。走了没有多久,老妖忽然叫道:“等等……我们几个人?”

“五个,你累糊涂了?”大虎没气好笑地说道。

“咦,我怎么好像看到了五个影子?”

连我都忍不住了,说道:“废话,五个人不是五个影子吗?”

老妖说道:“不对,因为我是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,所以我只能看到你们四个人的影子,但是我看到了五个影子,就说明我们有六个人,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的?”

我们四下里搜查了一下,根本没有老妖所说的多一个人。但是我们却没有指责老妖,内心深处,我们也都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怪异。

我们好像着了魔一样,从九点半开始走路,一直走到了十一点半,我们还是没有绕出来,依旧在原地打转。众人不由得感到奇怪,尽管大虎是无辜的,但是为了保险起见,最后大虎和老妖还是换了一下位置,由老妖带队,又走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再次发现绕回了原地。

“我们真的遇到了鬼打墙吗?”文竹惊慌失措地说道。

老妖没有吭声,他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次他带队也照样没能够把大家领出来,莫非这山中真的有邪门的地方?

岭岭喃喃自语说道:“怪了,刚才为了防止迷路,我不断地在沿途撒下荧光颗粒,我们理应不会迷路,可是沿途过来,一颗荧光颗粒也没有了,怎么回事?见鬼了!之前就很奇怪,我们做好的记号也带有荧光功能,一路上愣是找不到一丝踪迹,似乎有人故意抹掉了一样,让我们迷路。”

大虎猛然说道:“不对,我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。”

众人把视线投到了他那里,大虎说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们身旁晃来晃去。有时我以为是野猫,但是手电筒一照却找不到,我以为眼花了。但是一路走来,那个东西始终在我们附近。”

经过大虎这一提醒,我猛然醒悟,终于想起了刚才看路面的时候觉得哪里不对劲了。我叫了一声:“看路面!”

大家一愣,齐刷刷地把手电筒照在地上,山路上乱七八糟,有登山杖印、有鞋印,除此以外,还有一个奇怪的脚印。

这是一个宛如成年人类的足印,不可能是我们留下的。我们都穿着厚重的登山鞋,哪个缺心眼的要是脱了鞋走路,绝对会被割破脚底。再细看,这个脚印的脚趾头很长,可以看出关节非常灵活,说不定能够和手一样活动,这不是人类的脚印。脚印压在登山鞋印之上,一路跟着我们。

“山魅!”文竹突然说道。

众人脸色一变,想起老奶奶的告诫。

岭岭说道:“难道山魅在缠着我们?文竹,你说说看山魅有什么弱点?”

文竹思索了一下说道:“好像怕光!”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(3)

我倒吸一口冷气,拿着手电筒四下里照射。此刻我们到了一片开阔的林地,没有高大的乔木,视野非常开阔,只是手电筒的照射范围有限,不能照远。山间的凉风微微吹过,我打了一个寒颤,似乎山魅就在身边掠过一样。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叫道:“啊呀,糟糕!手电筒!”

大家看看自己的手电筒,因为走了大半夜,电池都差不多快耗尽了,已经开始变得微弱起来,众人脸色一变,大虎说道:“不管有没有什么山魅,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,太危险了。老妖,麻烦你断后,还是我来带队。还有,岭岭、文竹、公子,你们先把手电筒关了吧,节省一下电源,到了危险关头说不定要用上。就我和老妖打手电筒!”

大家都表示同意,尽管在中间的人没有手电筒,但是依旧看得清楚,我们在衣服上都贴着荧光贴,黑暗之中非常明显,无论如何都不会丢失。大虎带头,我们试图离开这片诡异的山林。

作为一个老驴友,夜间行走是常有的事情,有时候甚至会穿越一大片坟地。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地方,能够比得上这条山路上给我的这种惶恐心情。

自从听说了我们被山魅缠上以后,我就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慌。我们在夜里看不见山魅,却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山魅的存在。山魅好像一个幽灵,要死死将我们缠住,拖向地狱。

走啊走,前面大虎的手电筒逐渐黯淡,岭岭马上把自己的给他,而我也把自己的给了老妖。但是等到这两个手电筒都黯淡下来的时候,我们还是没有走出去,眼下只有文竹的一只手电筒了。

大家都疲惫不堪,不得不停下来休息。这里是一片开阔地,不利于偷袭。我们三个男的把岭岭和文竹围在中间,然后把登山杖朝外,警惕地守护着。别看登山杖只是一根金属棒,其实尖头锐利,可以充当长矛,非常厉害,驴友都喜欢用这个东西防身。

老妖提议,干脆我们就这样坐着等到天亮,天亮了,看那山魅怎么嚣张。我也赞同,甚至建议点一团火避邪驱寒。可惜现在是夏天,草木都泛绿潮湿,根本点不着。无奈之下,我们就这样围成一圈守着。一开始还是非常警惕,但是实在太累了,我很快变得迷迷糊糊,忽然听到一阵尖叫,我猛然惊醒。

四下里一打量,文竹不见了。她被围在三个男人中间,怎么会失踪呢?我心念转动,猛然抬头,果然在黑暗之中看到一片荧光贴在半空中不住地晃动,文竹竟然被拖了上去,她还在挣扎,却叫不出声。

我还来不及动手,旁边的大虎大喝一声,手中突然出现一片亮光,他拿出了打火机,点火以后冲着文竹抛过去。打火机撞到了树枝,漏出的汽油顿时引燃了一片火。一个黑影飞快地溜走,文竹掉了下来,被老妖接住。

文竹吓得魂不附体,扑在岭岭怀里哭泣,从她断断续续的话中,我们知道山魅终于忍耐不住,向我们下手了。只是它不敢正面朝三个男人袭击,所以爬上树以后,从树枝上倒垂下来,拖走文竹。万幸文竹挣扎中叫了一声,不然此刻我们见到的只有文竹的尸体了。

“我们必须赶紧离开!”大虎说道。

但是路途上诡异之极,即使指南针也不准,根本不能走正确的路,怎么办呢?突然,我叫了一声:“我怎么忘了?”

我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,为了省电,我们都把手机关了。此刻我打开手机,屏幕上蓝幽幽的光芒立时闪耀。

“你想用手机当手电筒?”老妖疑问道。

我摇摇头,笑道:“我的手机有一个特殊功能,就是带有gps!”

现在的手机,千把块的也带gps功能。不过在十年前,国内手机没这么先进。我比较喜欢玩电子设备,在国外读书的堂兄就把他淘汰的旧手机送给我,这是一台具有gps功能的高端手机,平常很少用到该功能,一时之间我几乎忘了。

大家眼睛一亮,虽然指南针似乎被山魅用什么邪术弄坏了,但是天上的卫星它总没有办法了吧!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(4)

我们就这样出发了,依旧是大虎走在前面,但是我变成了第二个,岭岭、文竹居中,老妖断后。果然,gps精准的定位使得我们很快走到了一条山路上,正是返回义马村的那条路。

大虎拿着文竹剩下的那只手电筒,光线逐渐黯淡起来。大家不约而同地打开了手机,利用手机的光线照明。我们快到义马村了,眼前就是一条类似栈道的狭小山路,一面靠着悬崖,另外一面却是一个坡道,我们小心翼翼地行走着,忽然山坡轰轰响动,大虎站起来竖起耳朵,大叫道:“不好,山魅把什么东西扔下来了。”

山魅扔下了石头,越来越多,哗啦啦落下来。我们被砸得生痛,但是又无处躲避,万幸居然没有被砸死,也没有被砸下坡道。这样不行,很快山魅又会砸下石头来,将我们砸死。

我突然心里头有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念头,对大虎说道:“大虎,我们干掉它!”

“怎么弄?”大虎问道,“山魅来无踪去无影,鬼魅一般,根本抓不住它。”

“我们装死,然后再抓住它,弄死它!”

大虎点点头,低声对大家说道:“装死,等下弄死它!”

众人一愣,心想与其被石头砸死,还不如冒险一搏。于是等山魅又砸下石头的时候,我们纷纷啊呀呀惨叫,然后摔倒在栈道上,一动不动。

但是山魅甚是狡猾,过了许久,我稍稍张开眼睛,才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慢慢从悬崖上跳下来,警惕地呆在一边,捡起一块石头扔到大虎身上。大虎也忒能忍,被砸破了头皮也一动不动。山魅完全放心了,慢慢走过来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大虎趴在地上,猛然抓住山魅的双脚,大喝道:“动手!”

我早已紧紧抓住登山杖,蓄势待发,这时跳起来,对准山魅就刺过去。山魅猝不及防,被我刺中了胸口,发出惨叫。老妖也刺过来,两把登山杖刺中了山魅,我们想把它推下山坡。

大虎赶忙放手,哪知山魅竟然抓住了在老妖前面的我,我还来不及反应,就和山魅一起摔下了山坡。只觉得脑袋一痛,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过了许久,我在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拖着我前进,然后猛然被扔到地上,重重地一撞,浑身疼痛,这样我反而苏醒过来了,由于受了伤,一时之间不能动弹。我暗暗奇怪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难道是我摔下去以后被大虎他们带走了?不!

我听到一阵沉重的呼吸声,慢慢靠近我。我忽然一个激灵,这是山魅!我竟然被山魅拖走了。

我顿时感到毛骨悚然,肾上腺素极速分泌,原本无法动弹的肢体顿时有了力气。我悄悄摸向裤腿,那里有一把军用匕首,是每个驴友都喜欢的居家旅行的好东西,幸好它牢牢卡在刀鞘里面,没有丢掉。

等山魅靠近我之后,我猛然拔出刀,刺向山魅。只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脸上,随之一个沉重的物体倒在我身上。我马上把它推开,拔出了匕首,黑暗之中看到一个人形的东西摔倒在地,发出哼哼的声音。

我松了一口气,万幸!我被未死的山魅当成了战利品带回巢穴,要不是及时醒来,恐怕此刻脑壳就被撬开了。

我不再理会山魅,循着空气流动,跌跌撞撞地往外走。这是一个山洞,充满了动物的腥气和腐臭味。一不小心我被绊了一下,摔倒在地,手上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,还有几个孔,好像保龄球,我立刻想到了一样令人恐惧的东西。

我更加慌了,站起来一迈步,脚又踢到了更多球状物体。我一口气逃出了这片地狱一样的世界,在无尽的山林里狂奔。

第二天,大虎他们带着山民在一片丛林里面找到了半昏迷的我。大虎在我和山魅摔到坡底以后,马上赶到义马村求助。但是山民不敢在深夜出动,直到天亮才出来。在坡底没有发现我的身影的时候,他们认为我被山魅带走吃掉了。幸亏大虎态度强硬,坚持来寻找,才能找到我。

我和山魅的亲密接触(5)

我昏迷了一天才苏醒,后来听说山民根据我的描述去了山魅巢穴,发现了很多人类的骸骨,脑袋上都被敲了一个孔,以供吸食脑浆。此外还有不少带有磁性的石头,原来山魅就是用这个东西来使得指南针失效的。

但是山魅的尸体不见了。老道的猎人根据山魅巢穴里面的情况判断,里面有两只山魅,一公一母,另外一只山魅带走了尸体。

山民们叫我以后不要随便在夜里出去,因为山魅的报复心很强。我杀了它的配偶,即使远隔千里,它都会来找我寻仇。

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浙江,担惊受怕了近八年,也没有见到山魅的影子。直到我正在写这个故事的那个雨夜,外面大雨磅礴,电闪雷鸣,在窗户上映出了一张古怪的面颊。我知道,山魅来了,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害怕,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然后,我拔出随身携带了近八年的军用匕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