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新月谈历史!微信公众号:xytls

古代宰相夫人的风采

时间:2019-04-16 01:39:45编辑:匿名

   

     房玄龄夫人:呷醋第一人

  

  房玄龄是唐朝的贤相,也是一位“妻管严”。唐朝那时候,纳妾是很常见的,但是房玄龄不敢纳妾,因为房夫人不允许,打死也不肯。唐太宗感念房玄龄辅政辛苦,想赏赐几个漂亮的侍女给他,但房玄龄一再推辞,宁可得罪皇帝也不愿得罪夫人。     

 

  唐太宗可能想借皇帝的权威,帮助宰相治治家中的“悍妻”,便将房夫人叫来,说:“姬妾是我赏赐给房爱卿,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嘛,你又何必看不开?”但房夫人连皇帝的面子也不给,直接就拒绝了。唐太宗有点生气了:“若宁不妒而生,宁妒乃死?”皇帝这是在恫吓房夫人:你是愿意让房宰相纳妾,好好过日子呢,还是宁死也不丢掉嫉妒心?房夫人毫不犹豫说:“妾宁妒而死。”宁死也不肯见到丈夫纳妾。

  

  唐太宗说:“好吧。那我成全你。这里有一杯毒酒,该怎么做,你懂的。”房夫人取过“毒酒”,一饮而尽。却没有中毒身亡,原来,那只是一杯醋。皇帝只是在试探她而已。据说“吃醋”一说,就源于这个典故。唐太宗最后也拿房夫人没办法,说:“我尚畏见,何况于玄龄!”意思是,我都怕了房夫人,何况房玄龄。

  

  人都说房夫人是“妒妇”,房玄龄惧内。其实房宰相与夫人是患难夫妻,房夫人不愿意有第三个人分享她的丈夫,房玄龄也尊重夫人的感受。按照现代的说法,他们该是模范夫妻。      魏征夫人:丈夫的廉内助

  

  房玄龄有位同事魏征,也是唐朝名相。魏征的妻子裴氏,虽说出身名门,又是宰相夫人,但生性俭朴,不愿意过骄奢淫逸的生活。裴氏跟着丈夫魏征一直居住在破弊不堪的旧房子,跟普通人家的妻子一样纺纱织布。唐太宗听说魏征的居住条件很不好,便叫人给魏家配置了一套豪华的府邸。

  

  请魏宰相搬家的官员上门来,裴氏却婉言拒绝了搬迁,说:“老魏已住惯了老房子,住不惯豪华大宅,请皇上体谅,不必给我们调房子了。”后来魏征病危时,家里连个停棺办丧事的正厅也没有。

  

  魏征去世后,唐太宗很伤心,想以一品官的高规格风光大葬这位贤相,“命百官九品以上者皆赴丧,给羽葆鼓吹,陪葬昭陵”。这是非常大的哀荣了。但裴氏非常不安,给唐太宗上书说:“征平生俭素,今以一品礼葬,羽仪甚盛,非亡者之志。”请皇帝尊重死者的遗愿,从简办理葬礼。后魏征“以布车载柩而葬”,葬礼很俭朴。      陈尧叟夫人:每天下厨做菜

  

  北宋的陈尧叟,官至枢密使,也是宰相级别的高官。陈家一门显赫,尧叟父亲陈省华是左谏议大夫,母亲冯氏封燕国夫人,弟弟陈尧佐后来也当了宰相,另一位弟弟陈尧咨是开封府的市长。

  

  但陈门家风勤俭,一家子吃饭,都是老太太冯老夫人领着儿媳下厨煮的饭、做的菜。旧时官宦人家,保姆厨娘奴婢丫环一大堆,哪用亲自下厨?所以陈家这样的生活作风,才对得起“艰苦朴素”四个字。

  

  陈尧叟的夫人马氏,是尚书马亮的女儿,原来有些娇生惯养,不愿意围着灶台转,回娘家时便向父亲发了牢骚。一日马亮在上班路上碰到陈尧叟的父亲陈省华,便委婉说情,说女儿从来未曾做过饭,“素不习,乞免其责”。

  

  陈省华淡淡地说:“未尝使之执庖,自是随山妻下厨耳。”意思是说,我也不是叫媳妇一人下厨做菜,只是让她跟着拙荆打打下手。马尚书一听冯老夫人也亲自下厨,一时非常惭愧。从此宰相夫人不敢再觉得委屈,每日跟着婆婆下厨房给家人做饭。

  

  蔡卞夫人:希拉里式的女性

  

  北宋另一位宰相蔡卞的夫人王氏,则有另一番风格。王氏是王安石的女儿,从小就受到优良的文化教育,也耳濡目染父亲的政治才能,所以“颇知书,能诗词”,是一位希拉里式的女性。

  

  当年克林顿参选美国总统,打出来的竞选口号是“买一送一”。蔡卞当官,也是“买一送一”的,“蔡每有国事,先谋之于床笫,然后宣之于庙堂”。每有国事要参议,蔡卞都先躲在房间内向夫人讨教,请夫人提宝贵意见,然后再按照夫人的教导,在朝廷上发表出来。

  

  后来蔡卞拜相,家中设宴庆祝,宴会上还请了伶人演戏,一伶人说:“蔡宰相今日大拜,都是夫人裙带。”讽刺蔡卞靠了夫人的关系才当上宰相。这也是“裙带关系”一说的来历。不过平心而论,蔡夫人确实很有政治才能,是对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颠覆。只可惜在男权时代,这位才比希拉里的女性没有机会走上前台一展身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