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新月谈历史!微信公众号:xytls

明哲不保身--读司马迁传

时间:2019-04-16 01:36:07编辑:匿名

  

  明哲不保身--读司马迁传

  

  社会、政治、国家等都是一个“场”,场中个体呈复杂的网状。每一个新进入这个场的个体,都受到来自于场的各方向作用力,同时因为该个体的进入,场的力量格局时刻发生着变化。社会组织与个体之间的关系,是一种互相建构的关系--没有个体,也就无所谓组织,反过来也一样,没有组织,个体也就不成个体。在政治领域,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似乎得到很多人的信奉:政府是由自由个体契约所组建的。这种观点认为,个体存在于政府之前,并且独立于政府。根据这个观点,政治自由和政治权利就成了个体天生具有的东西。这种观点尽管很美妙,很能给人以美好的想象,但它是建立在一个虚无的假设上的。实际上,个体并不先于政府,而是和政府共存亡的,政府存在赋予了个体权利以内容,个体的特性赋予政府以特性。政府和个体之间是参与者和场的关系,是一种互相建构的关系。

  

  场是所有参与者的综合,在逻辑上超出于任何个体,它表现为集体力量的结合,有其自身的规律,完全超出于任何个体的控制。不管多么强大的个体,都不可能完全控制“全场”。每个个体都在场中发挥作用,贡献力量,同时又承负场的作用力,受场的影响。这为我们解释“命运”提供一个线索,有特别智者能够看到命运的路径,却无法跳出、控制或扭转命运的支配。

  

  近期,一些历史学者揭示了清末“刺马案”的真实原因,使我们更加清楚认识到政治场对个人命运的决定作用:马新贻处在清廷和湘军两大势力之间,既是清廷派去湘军地盘刺探军情的马前卒,同时也不能打破清廷和湘军之间微妙的默契。他身负清查“天国圣库”的使命,却又无法将这一使命明晰化,以免造成清廷和湘军表面上的对立。处在两大势力之间,纵然马新贻有偷天换日只能,也难逃屈辱而死的结局。同样,即使是清查刺马案的巡抚,也不能捅破天国圣库这一维系朝廷和湘军温情面纱的东西,因此也不能道破刺马案的真实缘由,只能草草结案告老回乡。

  

  明哲而不能保身,这并不仅仅是个别怀高才而不遇者的悲歌,而是很多人境遇的真实写照。太史公司马迁是我个人非常推崇的人物,他的才华是的佼佼者。除了《史记》令人爱不释手之外,我非常喜欢读他的“报任安书”,每次重读,心中都是百感交集,不胜唏嘘。班固在《汉书》“司马迁传”中把“报任安书”全文照录,并对太史公进行评语说“以迁之博物洽闻,而不能以知自全,……夫唯大雅‘既明且哲,能保其身’,难矣哉!”身处政治场中,即使既明且哲,也不一定能够保全自身,更多时候,即使预见到了结局,却无法逃脱。个体的命运是由集体力量决定的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

上一篇:王允是如何而死的

下一篇:返回列表